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黄苗子的诗艺人生

官 渡

一个纯粹的艺术家,心中必有一片诗意的海。

黄苗子亦然。
造诣深厚——古诗词
苗子的古诗造诣既得益于家学渊源,又受益于浓厚的文化氛围。黄苗子生于民国初建之时的广东香山,本名祖耀,祖父名绍昌,清末举人,曾在张之洞创办的广雅书院(当时最高的学府)任史学分校(教授),后任石岐丰山书院山长(中学校长)。父黄冷观,任性而文佳,名书法家、篆刻家邓尔雅曾写诗赞曰:“江夏黄童多颖悟”。黄苗子就出生在这样的书香门第。

他的诗名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被时人所重,他21岁时,参加了柳亚子等发起的“南社”的雅集活动,很多江浙等地的诗词名流也参加了,人数有108,他们仿效梁山大排队,在报上发表了南社点将录。头一名,是蔡孑民,称之为“托塔天王”;柳亚子居二,名之为“乎保义”;苗子也在其中,因其身材矮小,恰合“矮脚虎”之誉。

上世纪40年代,在重庆时他的诗才所重且被周恩来赏识了。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移都重庆,由于国内战火不断,看国内物价飞涨、民生凋敝;观世界,则是法西斯的疯狂屠杀。他感伤于现实的污浊和沉重,写下七律《无题》:

无限伤心孔雀诗,不堪惆怅冶春时。
有情皓月终难掇,飘梦芳年剧可思。
枳棘栖鸾沉鬼火,高邱无女照神旗。
星辰似此期待旦,忍向寒灯记寐词。

“诗言志”,作者借诗歌表达了自己在冷峻现实中的惆怅,同时,也抒发了自己心怀希望、向往光明的赤子之情。据闻,他将此诗向孙师毅请教,不想孙师毅把它贴在了书房的墙壁上,被周恩来无意间看到后大为赞赏。之后,周恩来约苗子,半夜在一个朋友处见面。周恩来特别欣赏此诗的后两句。二人从诗词谈起,谈政治,谈生活,通宵达旦,大有相见恨晚之念。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黄苗子与郁风曾在澳大利亚生活十年之久。虽清幽却落寞的澳洲生活唤起了他的一颗不变的“中国心”,他曾书曰:

年年乡梦绕西湖,映日荷花出水初。
客地中秋故园夏,蓝山看罢作荷图。

远居海外,遥望北天,梦寐思乡。 他的文字里有故乡的西湖,有映日的荷花,有佳节的思念,有感慨后的奋发……一唱三叹,字字珠玑,将心中的乡愁描绘得如诗如画,如怨如慕。

苗子的一颗诗心用于提炼艺术感悟,有诗歌的凝练,艺术的本真,能引发人们普遍的共鸣。如一首抒发绘画的感悟诗:

心画根源在写心,激昂绵渺或底沉。
不知时世葫芦样,自理丝弦自定音。

“心画根源在写心”,然而每个艺术家的内心喜悲不同,经历不一,各自在表达方式、表现风格上也不一致,怎么办?“自理丝弦自定音”,只要如实地写好自己的心就好。绝妙好句一语道破艺术的真谛!叫人不得不拍案叫绝!
剑走偏锋——打油诗
黄苗子曾说自己从小就没个正经,画偏爱漫画,诗偏爱打油,大约这与他与生俱来的幽默和忧世情结有关。我们得承认,藉由抒发对国运民生的关怀,对社会腐败的鞭挞,或许没有比打油诗和漫画更能胜任的了。

他的打油诗多能针砭时弊,具有很强的讽喻性。如他画了一幅《鸦柿图》,题诗讽刺那些表面附庸风雅,实则追钱逐利的人:

鸦柿讹成雅士图,馋涎贪吻笑徒餔。
何当下海摸金去,饱醉终朝大丈夫。

再如,苗子题钟馗画家林锴《钟馗夜归图》(画的是钟馗大醉被一少妇搀扶):

小妹相扶抑小妻?晕晕乎乎醉如泥。
终南进士司何事?白昼鬼行君夜归。

“小妹相扶抑小妻”,对达官富人包二奶的社会丑象不无影射;“终南进士司何事”,质问这些衣冠楚楚的人的职务职责;“白昼鬼行君夜归”,喻指白天像鬼那样,做伤天害理的事还不尽兴,深夜还迟归。借钟馗夜归,将腐败的官员或堕落的富人的丑陋嘴脸刻花得活灵活现。 

另有,他对官商勾结和打白条、走后门之歪风的犀利指陈:

大腕发财凭盖印,白条无据却征粮。
……
先富尽多无赖子,后门争走富平侯。

插科打诨,打油之妙!但幽默的背后绵里藏针,让人忍俊不禁之后不免启发联想,与现实接轨或对号入座,起到讽喻、警示的作用。

苗子的打油诗不惟这样严肃的主题和内容,打油诗的另一重要功能即调剂生活,增加生活的情趣。相传1996年黄苗子、郁风离京赴澳前,圈内众好友设宴相送,黄苗子坚持由自己做东。这天正好是郁风八十寿诞,席间漫画家方成一时触动灵感,挥笔画了一幅漫画,为郁风大姐祝寿。画里的主人公黄苗子从碗里挑起长得出奇的面条,不得不登在梯子顶上来吃,放在桌面上的碗上写着“长寿”二字。方成还在画上题了首打油诗:

漫画同行,老家同县。
同在北京,住又近便。
您将远游,聚友欢宴。
我们请客,您老掏钱。
此为尽礼,请您吃面。

黄苗子看了,开怀大笑。随即找来纸笔,题诗作答:

比起郁风我更高,面长梯子更坚牢。
众家兄弟祝婆寿,不是偷闲学体操。

两位漫画家互为打油,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整场宴席上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只有相聚的融洽,没有离别的悲戚。这样的交往,轻松、幽默、随意,不会让人累,相反只会让给人以绵长的回味。

方成漫画 为郁风祝八十大寿
方成漫画 为郁风祝八十大寿

还有两句非常有名的打油诗句已广为人知:

春蚓爬成字,秋油打入诗

前一句是自谦,说自己写的字如蚯蚓爬;后一句则合“打油诗”名称,同时也与他的第一本诗集《牛油集》有关。

他曾在写给老诗人胡希明的诗中说“思到无邪合打油”。在黄苗子的心目中,打油诗者,是“思到无邪”的精神分泌物,是人生百态的幽默折射,是市井生活的愉悦调剂,不沾染任何功利色彩。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用到博学多识、才情横溢的黄苗子身上最恰切不过。

官渡游侠于羊城滨江东
2012.2.23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