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王昆仑故居修缮一新对外开放

林洁洁, 张 月


  他1922年加入国民党,1933年秘密加入共产党;他是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也是一位红学家,这位传奇人物就是曾任民革中央主席的无锡人王昆仑。10月21日,位于鼋头渚太湖别墅的王昆仑故居修缮一新对外开放

  10月21日上午,雨后初霁的鼋头渚,空气格外清新。来自北京、南京、香港等地各界知名人士及王昆仑先生的亲属齐聚鼋头渚太湖别墅七十二峰山馆,见证王昆仑故居修缮开馆暨王昆仑塑像落成。

  修缮一新的故居为五开间中西合璧式的歇山顶大敞厅,中间为亭式门厅,三面环廊,占地106平方米,屋后有山泉小池,山坡上种植桂花和龙柏;同时增设了“万方楼会议”会场旧址和王昆仑《红楼梦》研究成果展馆。据悉,王昆仑故居已成为民革中央确定的7个名人故居之一,并被民革中央命名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党史教育基地。
  是忠诚的战士也是红学家
  王昆仑(1902-1985),世居无锡城中姚宝巷(今县前西街和大成巷步行街之间),少年时期随父母寓居北京,191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

  1919年参加了“五四”运动,投入革命大潮。1922年,孙中山亲自介绍他加入中国国民党,从此王昆仑成为国民党元老之一,开始了历时半个多世纪的政治生涯。

  七十二峰山馆和万方楼,是王昆仑的父亲王心如于1927年前后所建太湖别墅的主要建筑。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为寻救国之路,王昆仑曾在这里潜心研读马列主义著作和中国革命斗争史。1932年,他同孙翔风、华方增等人在无锡创办了《人报》,并以“大鱼”、“戡天”等笔名撰写了《问无锡青年》、《对外抗日到底,对内争取自由》等文章。1933年,王昆仑等组织了革命团体南京读书会。这时候,他的思想已经开始从民主主义转向共产主义,不久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之后,王昆仑利用国民党老党员的合法身份,在国民党内部长期从事爱国民主运动和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工作。1935年8月,他会同钱俊瑞、曹亮等人,在鼋头渚的万方楼召开秘密会议。会议以贯彻中共中央《八一宣言》、推动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为主题,史称“万方楼会议”。同年秋天,王昆仑随孙科重回南京国民政府,任立法院立法委员,后又被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

  建国后,王昆仑曾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务委员,北京市副市长,民革中央副主席、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

  1985年8月23日王昆仑逝世。在追悼大会上,胡耀邦同志代表党中央致悼词,称他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卓越领导人”,直到这时,世人才知道他的共产党员身份。

  鲜为人知的是,王昆仑还是一位红学家。早在上世纪40年代,他就以《红楼人物论》在红学界独树一帜,毛泽东则称其为新红学家。王昆仑支持红学研究,推动《红楼梦》搬上舞台和银幕。除了喜欢研究《红楼梦》,还创作过昆曲剧本。上世纪70年代,他同女儿王金陵合著了昆曲剧本《晴雯》,并在北方昆剧院首次公演。
  市政府出资故居修缮一新
  “1987年刚开馆的时候,我跟妈妈、妹妹曾一起来过。现在看到故居修缮一新,我们真的很开心。”21日,特地从香港赶来的王昆仑大外孙女王和平激动地向记者讲述了故地重游的感受。王和平退休前是原东方歌舞团的编剧,由于丈夫周建闽在香港工作,退休后她就经常往来于京港两地。“我们去过国内很多地方,时隔十几年回到无锡,我们真觉得像换了一座城市,现在的无锡太美了,变化真是非常大!”周建闽对记者说:“看了非常高兴,家乡政府能把故居修缮得这么好。感谢政府对故居的保护,故居是历史的留念,对故居进行维护和修缮,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1987年,无锡市人民政府将七十二峰山馆辟为王昆仑故居,并设立“王昆仑生平事迹展览”。七十二峰山馆虽然不大,但陈列了很多与王昆仑有关的手稿、衣物等珍贵实物,这些都是王昆仑在逝世前特意嘱咐独生女儿王金陵捐赠给家乡的。据市园管中心和市文化遗产局人士介绍,故居2002年被列为省级文保单位,多年来一直正常开放。2010年市政府出资350万,耗时两年对王昆仑故居重新修缮,包括总体建筑、周边环境、道路、停车场、万方楼旧址等。在保持原貌的基础上,此次修缮又加入了丰富的史料资源,由亲属提供的珍贵照片也都被放大处理,悬挂在故居中供展览。陈列按时间顺序共分为五大部分,分别展示了他投身民主革命、成为共产主义新兵到他俯首甘为人民公仆、心系两岸统一大计的事迹,以及他对红学研究的支持。在故居门前,陈列有无锡惠山泥人高级工艺美术师、青年雕塑家顾飚创作的王昆仑半身雕像。
  后人动情感谢家乡父老
  王昆仑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年代,见证了中国革命的历程。作为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新中国成立后,王昆仑全心全意做人民公仆———

  “我舅舅是一个艰苦朴素的人,他经常教育我们工作和学习要向上看,生活要向下看。”21日,再次来到七十二峰山馆,王昆仑的外甥女周吟吟备感亲切,看着展板上舅舅的照片,她更是有说不完的话。“舅舅常说要与民同乐,他喜欢让我们陪着他去天安门广场遛弯。当时,政府给他好房子他不要,他要住普通公寓;政府给他配好车他也不要,他说坐汽车不方便接近群众。舅舅家从没买过家具,家里的家具都是租的,并说自己是无产阶级,不需要这些东西。”周吟吟回忆,当年王昆仑的月工资是404块钱,他会拿出100块钱作为家用,“其余的分成若干个50元放在信封里,谁来诉说疾苦,临走时他就送人家50块钱。剩下的,他全部捐为党费”。

  “文革”期间,王昆仑蒙冤入狱7年之久。“他当时在监狱里都是尽力站着,为的是眺望红旗。他说眼望红旗心未变,他的鞋子最后都是脚后跟先磨破的。他始终有种坚定的信念,坚持一个‘恒’字,就是这样,他坚强地活了下来”。小外孙女王田田告诉记者:“我外公只有我妈妈一个孩子,我妈妈生了我们姐妹俩。我们记得外公一直想回故乡无锡,但他太忙了。”面对热情的家乡人,王和平、王田田借助本报说出了她们内心话:“感谢家乡父老乡亲的深情。”

原载于《江南晚报》 2011.10.22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