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天外的旋律 ——《二泉映月》欣賞

郁 林


  幼年的“文革”時期,百藝凋零,萬馬皆喑,只有幾個月月聽、年年唱的“樣板戲”,華夏大地一片文化沙漠。忽一日,聽到廣播喇叭裏播放中央樂團演奏的弦樂合奏《二泉映月》—— 這真是天外飛來的旋律:美好的樂曲,熟悉的主旋律,多聲部交織而成的豐富對位和聲海洋,色彩競相輝映,如聽仙樂耳暫明,頓時把人們帶入一片小小的綠洲。音樂迷們欣喜若狂,奔走相告;有人感動得灑下一掬熱淚。但不久,這驚鴻一現的天籁就在“反回潮”的喧囂濁浪中沈寂了。

  《二泉映月》原是無錫民間音樂家華彥鈞在漫長艱辛的生活中創作的二胡曲。華彥鈞,無錫人稱“阿炳”,也因他中年雙目失明,又稱“瞎子阿炳”。此曲本無曲名,“二泉映月”是中央音樂學院楊蔭浏教授爲收集民間樂曲專程到無錫聽阿炳演奏、錄音記譜後所加的曲名。

  《二泉映月》的旋律時而如泣如訴,時而凝神靜思,時而高亢激憤,時而淒楚幽怨;它悲怆、跌宕而又委婉,層叠起伏不窮,扣人心弦,將人引入夜闌人靜、月白風清的意境。它以其複雜深邃的內涵向人們傾訴了對人生無盡的憤怒、無奈與不甘,其纏綿不盡的愁思,與萦繞不去的慨歎,像秋風中呼嘯的松濤,無盡無止,如春夜裏奔騰的大潮,陣陣湧來。傾聽此曲,如見其人:這是一個頑強剛直的盲藝人傾吐他苦難坎坷的一生,是一位飽嘗人間疾苦的民間藝人內心深處感情世界的流露。這就是爲什麽它能激發廣大愛好民族音樂的人士對它經久不息的珍惜熱愛,很多人並將它改編移植到別的民族樂器上。也有人把它改編成西洋器樂曲,如小提琴獨奏(丁芷諾、何占豪),其中最出色的改編毫無疑問是吳祖強的弦樂合奏——這是音樂上洋爲中用、中西合壁的典範。

  在1970年代,著名作曲家吳祖強先生將《二泉映月》改編創作成弦樂合奏。他畢生爲融化中西音樂、各取其所長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傳統華夏民族音樂大都與和聲及複聲無緣,一般是單旋律,因此相對于西洋音樂來說表現手法就少了些。早年吳祖強特別欣賞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用複聲與對位法創作的弦樂合奏《柔板》(Adagio for Strings,Op.11)。吳祖強被它深深地感動了,逐産生了把民族器樂曲《二泉映月》改編成類似《柔板》那種效果與表現力的念頭,以便更深地發掘《二泉映月》的內涵,加強它的藝術表現力與感染力。在保存原作傳統民族音樂風格與精髓的前提下,吳祖強精湛地運用西洋音樂的和聲、複聲與對位手法,把弦樂特有的魅力發揮到極致,更深刻地抒發了原作所蘊涵的情懷,將《二泉映月》的表現力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峰,讓我們去重新發現、認識、欣賞它。在弦樂合奏《二泉映月》中,多層次的優美旋律天衣無縫地前後呼應,此起彼伏,相互烘托,相輔相成,變幻無窮,纏綿不絕,如月光下的大江大河,波峰浪谷,洪流暗湧,挾載著深摯濃郁的熱誠與激情,滾滾而去,一瀉千裏。

  下面讓我們共同靜心欣賞幾個版本很不同的《二泉映月》演奏。我們首先欣賞闵惠芬女士演奏的原本華彥鈞二胡獨奏《二泉映月》。


華彥鈞:二胡獨奏《二泉映月》(闵惠芬)


  現在讓我們欣賞吳祖強先生改編創作的弦樂合奏《二泉映月》。


吳祖強:弦樂合奏《二泉映月》(中央樂團弦樂隊)


  接下來我們欣賞受吳祖強的弦樂合奏激發而改編創作的鋼琴與弦樂合奏《二泉映月》(作曲者不詳)。此曲優美流暢,充分發揮了鋼琴的特色,與弦樂的柔美互成微妙的對比與烘托,煥發出獨特的美,給人以極好的欣賞與享受。筆者拙見,其不足之處是,作曲者有點過多注重了音樂美,在發掘感情深度與內涵上則略有不足。但瑕不掩瑜,這仍不失爲一個很好的改編;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聽衆可以從不同的個人角度去領略欣賞音樂作品。


鋼琴與弦樂合奏《二泉映月》


  最後,作爲對比,讓我們也欣賞一下對吳祖強創作弦樂合奏《二泉映月》有重大影響的巴伯的弦樂合奏《柔板》。此曲是作曲家從他的弦樂四重奏的第二樂章《柔板》改編而來。幾乎從不演奏美國作曲家作品的指揮大師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1938年爲巴伯《柔板》的第一場公演指揮國家廣播公司交響樂團(NBC Symphony Orchestra)在電台上實況播出。在頭一次排練《柔板》後,托斯卡尼尼不禁歎曰:“簡潔而美好!”(“Semplice e bella!”)傾耳細聽,你可以從其緩慢流淌的肅穆樂音中感受到幽遠的冥思、深沈的憂郁、悠長的歎息、無邊的愁苦、節制的激情、與哲人的淡靜;它將我們投入人性與情感的大熔爐裏,令我們沈醉在動人的音樂美中。


巴伯:弦樂合奏《柔板》
Samuel Barber,Adagio for Strings,Op.11


  縱觀音樂史,民族音樂從來都是在吸取本民族養分及外民族養分的基礎上豐富、變化、發展,最終形成今天我們所熟悉的傳統民族音樂體系。譬如,今天我們視爲“國粹”的二胡就是曆史上華夏民族借鑒西北方胡人的樂器、長期發展而來的産物;揚琴也經曆過類似借鑒過程(其前身是歐洲地中海地區的 dulcimer)。我們也可以從漢、唐、北魏及至元代的敦煌壁畫中理解印度與西域音樂藝術對華夏文明的長期影響。在把外來音樂融入傳統民族音樂的漫長曆史過程中,音樂家們極大地豐富了中華民族的音樂寶藏,對整個文化發展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環繞《二泉映月》所發生的一切即是其中一環,豐富了我們的文化生活與心靈世界,讓我們受益不盡。


相關鏈接:
 吳祖強改編創作弦樂合奏《二泉映月》的幕後故事






 




这是此文件的首次发表。本网站允许免费转载引用,但请在所有  
转载引用处注明:“此文件原载于郁家网站 www.YuFamily.org”。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