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七十年代的回忆: 牛翻译和他的小屋

老秃笔

 
这是70年代的事了。

牛翻译是68年自C外毕业的。毕业后,先去农场二年劳动。1970年末回到北京。分到牦牛部外事局做翻译。197x年,非洲的赞比亚总统来访,老毛一高兴,答应给人修那条坦赞铁路。 国内派了很多工人,工程师和勤杂人员去黑非洲。

那时,能出国就是好差事,谁还管你去哪儿呀。于是,牛翻译上下跑一通就成了驻坦赞铁路办事处派到某个不毛之地的翻译。这三年把他苦的够呛。先不说天气炎热,疾病丛生,环境艰苦之类的大困难。就那一人在黑非洲,生理上的如狼似虎之年,就憋得很悲壮。无奈之下,只好自力更生。套句麻将的术语,自摸,不求人。嘿,这下子功夫不是谁都能行的。牛翻译回来后,常常对人说骂起这最大的不便之处。

三年后,小牛回家团圆。 攒了一笔外汇,买了大电视,收录机,在当时, 七十年代中期,是满像回事的。回来后,找关系调到茶叶部,发誓再也不去牦牛部了。估计是那三年黑非洲把他吓怕了。每天上下班,回家和漂亮老婆,乖巧儿子过日子,自得其乐。

美中不足,就一间小屋,屋子不大,干啥事都不方便。

牛翻译在夏天爱干净。总拿盆水洗一洗。可他不在屋里洗,爱在院子里洗。牛翻译一身的白花花的细皮嫩肉,人高马大。 只穿个小裤头,坐在马扎上,用条毛巾满身槎。

咱们那个大院也是个部队大院,在西单附近。来来往往的也是穿军服的多。常常一个军容整齐还穿黑皮鞋的人走过,而小牛正在认真地槎澡。

于是,这成了大院里的一景。

我爸可最看不上牛翻译这把。 认为这是应该在屋里干的事,不应当在院里作。

一想也有道理,院子里,人来人往,妇女,小孩多,看上去不雅观。

牛翻译倒不感到难为情。

77年夏天,他有一天突然大肆清理卫生。

我正纳闷他是干什末呐。一会儿来了个油头粉面的香港人。这是他的公家客户。这人非要看看牛翻译的家庭生活。牛翻译向领导打个招呼就把他领来了。

他只有一间屋,兼作睡房,书房,会客室和饭厅 。

一进门是自己搭的小屋作为厨房,两口黑锅,几棵大白菜,几个佐料瓶子。小屋只能容一个人在里面干事。夏天热个满身大汗,冬天冻得手脚冰凉。大风一刮,满室生灰, 连刚炒出的菜也不能幸免。

一张矮小方桌就是饭桌。余下的就是双人床和大立柜外加两张椅子。这是那时候大多数中国家庭的标准家具。墙上全是尘土。一张毛主席的像。由于外面小屋的关系,大屋里黑咕隆咚的,白天也得开灯。一盏小黄灯也把人照的黄不拉叽。

更要命的是,屋里通风也不好。各位可以想象一下那空气的味道, 没一会,那香港人顶不住了,要求出来到院里看看。

正好我出门,牛翻译把我介绍给香港人。寒喧一下后,香港人为牛翻译抱屈,“不能想象牛先生住的这末差啊。“ 等他知道牛翻译的月薪只有人民币若干元,他更是张大了嘴,难以想象代表国家牛毛茶叶部的人会住在贫民窟里,赚这末少的钱。

牛翻译的那口英文可是真地道。笔者在外多年还没见到第二个人说得比他的好。 再加上牛翻译的1.8米大个子,仪表堂堂的一个人。 就是没一个好窝和一个鼓钱包。

可是在那年月了,牛翻译还是混的好的。

第一,人家没政治和历史问题。运动中没挨过整。就这点,我爸就羡慕得紧啦。第二,他的同学们都分得不好。他太太当年比他的成绩好,被分到远郊一间铁路子弟中学教英文。在部里混的就牛翻译一个。第三,小屋是小,可这小屋是牛翻译的,还在中南海的对面,风水好啊。

他太太的姐姐是中学老师,一家四口,是借人一间房住的。后来牛翻译分得一大单元,他太太的姐姐马上把牛翻译的小窝占住了。 那年月,真是把人穷怕了。在北京的尚且如此,在边远地区的,政治上倒霉的,农村的穷人们,就更没法想像了。绝大多数的中国百姓们在毛爷的27年中,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不是天灾就是人祸。十年文革大动乱更是不只是乱整百官,还祸延百姓。

庆父不死,鲁难未己。老祖宗居然把两千年后的事给算准了。

在毛爷的朝代里,你能全身而退己是万幸,多少人还求安定而不可得啊。

熬到了85年中,小牛也成了部里的老牛。尤其他的业务水平真是没话说,成了部里的首席高级翻译。不但工资长了些,还分到一套二居室的单元房。这下子,老牛真的是鸟枪换炮,今非昔比了。

他和他太太请我去他们的新居做客。我一去,果然是全套新家具。 在当时的环境里,算是讲究的。屋里还有一个个子高挑的漂亮女孩子。我走前,牛太太把我叫到另个屋子里,问我喜欢不喜欢她。我一想,唉, 恐怕是没这个福气啊。一是漂亮女孩叫人担心受怕, 放心不下。二是我马上要出国。这一走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喘口气。想想只好知难而退,放弃了嘴边的肥肉了。

今年初夏回京。看到北京森林般茂密的高楼,无数的居住小区。只要有钱,什么样的豪宅都能买到。百姓不用再为蜗居发愁了。这天翻地覆的大变化,不过才20年光景。再过20年,北京和国家其他地方只会更好。

中国人口中的千年盛世的愿景,虽然只是刚开头,很现实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2005年10月21日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