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笑傲蹉跎岁月的香港著名音乐家卓明理老先生

石希生

前几天我收到一份电子邮件,是我当年在北大荒的荒友卓见女士,告之她的父亲、香港著名音乐家卓明理先生故去了。随电子邮件发来的是国外华人报刊登载的悼念卓明理先生的五份文章。我的记忆回到了40多年前。

公元1967年12月,我从北京报名参加边疆建设来到北大荒农场。

当时生产队里已经有一批哈尔滨知青了。在我的印象里,全队生得最漂亮的女生卓见,也是名声最不好的。因为她父母都是右派。

第二年1968年,国内开始把大批知青下放到边疆,那一年的哈尔滨女知青中,又来了一个比卓见还漂亮的,那就是卓见的妹妹卓力。卓力当了队里的理发员,还给我剃过头呢。当时农场被组建成黑龙江兵团第九团,生产队被编成第五连,卓见还有一个妹妹卓真被分配到第13连。后来团里组建武装值班分队,我被调到武装分队,就与卓见姐妹没了联系。

当年我就知道,卓家姐妹原来都出自名门。

卓见的父亲卓明理先生卓明理是广东宝安人,1923年在香港出生。卓明理是在基督教会的音乐氛围中长大的,在家里排行老六,自小就经常在教会看着母亲弹琴。3岁的时候偶然一次机会,他坐在琴前,竟把母亲经常演奏的一个曲子顺利地全弹奏出来。到了五岁他就会转调了。卓老先生14岁那年抗日战争爆发,他独自一人来到内地,参加抗日救亡宣传工作。他进入内地后,首站到桂林,因缘际会碰上也逃难到当地的马思聪,并向其求教两个月,这虽然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正式拜师学习音乐知识,但因为他从小的耳闻目染,他已能经马思聪亲笔推荐到粤北坪石的培正培道联合中学执起音乐教鞭。1942年,再获已负盛誉的广东中山大学前音乐系讲师林声翕引荐前往重庆,在中华交响乐团担任中提琴手,不久又被国立音乐院“实验管弦乐团”聘为中提琴手,之后偶然获邀为现代小提琴名家盛中国之父盛雪伴奏。盛雪当年是青木关音乐院(上海音乐学院前身)的小提琴学生,也是校长戴粹伦的得意门生。一次演出前在精英云集的该校,竟找不到好的钢琴伴奏,卓明理出场一次便作出了几乎完美的配合,他随即收到聘书,成为该校助教。抗战胜利以后卓明理先生回到香港。

1950年2月4日晚上,一名当时在港负责团结文化战线工作的《大公报》人员突然到他们位于乐富的家敲门,告诉他新中国成立了,急需要海外进步艺术家回国参加国家文化艺术事业的建设。卓明理激动得热血沸腾,二话不说,马上收拾行李,抱着刚出生的大女儿卓见,便和妻子一起上了路。他们先到香港中环码头,乘坐快艇到大海上,再转乘大货船越过台湾海峡,经过韩国仁川抵达天津。

当时正在抗美援朝时期,卓明理参与创作《打击侵略者》歌曲,同时也参与大型歌剧《王贵与李香香》的配器和指挥。当时正在发展新歌剧。新歌剧的起源是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创作的《白毛女》,这是新中国的第一部歌剧。当时领导层希望再创作一部新歌剧,并且要在民族歌剧中加入新歌剧的元素,以影响和教育藏族同胞。所以,这在当时是一项政治任务,领导选定从小就在部队文艺工作团出身的任萍和罗宗贤担纲写剧本和曲调,定下剧名叫《草原之歌》。1953年,西洋音乐理论深厚的卓明理参与了该剧的创作,为此,出身富裕的卓明理数次与演员和导演深入青海藏区,体会藏民的生活,搜集藏族音乐。采集到的素材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包括宗教音乐、民族歌曲,还有男女在山头上互相调情对唱的“拉二”。卓明理生前一回忆起这段日子就激动非常,他说:“我们进了帐篷,一不准戴眼镜,二我也不喜欢喝他们的酥油茶,但体验生活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这个过程,我连藏族音乐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写呢?”

经过体验和了解之后,卓明理拿起任萍的剧本来读,剧本写藏族部落吉达的阿布扎和巴扎部落的侬错加,是热恋的青年男女,然而两族在国民党的挑拨下长期战乱仇杀,直到共产党来了才重归于好,一对恋人也得到美满结果。卓明理记得,当时他读过剧本之后,马上想起的是在香港读过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读到眼泪都冒出来”。之后,卓明理又跟罗宗贤见面,听了他唱的旋律,完全是西藏的“拉二”,高亢动人,他便马上记下来,谱成曲调,谁知罗宗贤和任萍表示,他们只准备用几把二胡和锣鼓奏乐,并请中国歌舞剧院最红的郭兰英来唱便成了。卓明理自然反对,强烈要求加入交响音乐元素。他说:“这么丰富的素材,一定要通过管弦乐来表达才恰当,否则找我来干吗。” 这“土”想法和“洋”想法,迸出不知多少火花,磨合的过程相当曲折,最后才终于有了完美地融合。现在仍居住北京的任萍回忆说:“卓明理从小生活在香港,跟我们(他和罗宗贤)在战争中混出来的不一样,但我们的合作很好,感情也非常好,而且卓明理写的钢琴谱对于罗宗贤的旋律非常尊重,加上和声和配器部分,增强了气氛。”

通过说服和实践,卓明理成功将“洋”的元素,注入“土”的因子里;写和声时,由于西藏音乐只有五音,他当然要克服,突破西洋传统和声学平行五度平行八度不能共存的观念,还特别找来两位西洋唱法的声乐家担任男女主角。其中女主角为美国茱丽亚音乐学院毕业的邹德华,由她兼任全剧的声乐指导,解决了西洋声乐唱腔的中文吐字问题,这些都是新歌剧发展值得称道的突破点。
笑傲蹉跎岁月
1955年5月,《草原之歌》在北京第一大剧场“天桥剧场”首演,卓明理担任首演指挥,随即轰动全国,之后进行了全国巡回演出,第二年又与歌剧院另外两位指挥茅沅和身兼管弦乐团团长的第一指挥黎国荃率队到苏联演出。

被打成右派的卓明理一边顶着各种压力和打击,一边却仍然继续为歌剧艺术奋斗,比如宣传自由恋爱的《强扭的瓜不甜》,为大型歌剧《赤河》配器等。后来,中央歌剧院演员30多人全部被下放到黑龙江去了,卓明理却不在名单里,只是官职从文化部处长七级降到11级,并要为民乐队写一部歌剧。这是新尝试,原来,有导演希望将民乐队砍掉,只剩几把二胡的小型乐队就算了。卓明理说:“这也是‘土洋之争’;那位领导认为几把二胡唢吶不就可以了?但是我认为就要多人一齐演奏才能搞出气势,就是要几个声部。”结果,一部《春雷》再度以“土洋结合”的手法演出,让民乐团逃脱被砍掉的命运。发配边疆,是对艺术家最冷酷的折磨,但卓明理到齐齐哈尔后跟刚成立的“破乐团”不断练习,半年就写了两个歌剧,不久,哈尔滨宣传部长牛乃文看中了这个人才,结果硬是把他和妻子调到了哈尔滨。前任中央歌剧院院长刘锡津接受采访时说,反右派运动之后,大批音乐家被网罗到哈尔滨,使该市“因祸得福”,时任宣传部长的牛乃文和歌剧院院长沙青为了改变当地在大饥荒时期的精神生活,1961年举办了首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集合了全国的音乐精英。卓明理夫妇与曾获周恩来亲访的女高音张权、民族声乐家郭颂,同住在临近中央大街一幢欧式建筑风格的二层小洋房里,他们在这度过了四年的快乐时光。一年之后,他们又被调回哈尔滨,两位右派获颁了个“学习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的奖状。

卓见的母亲邓宛生,是中国著名物理科学家、中国“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的妹妹【1】。卓见还有一位著名的大姨父,即中国文学界巨匠曹禺【2】

邓宛生老太太比江青小10岁。当年江青在上海时被国民党特务追捕,就躲在她家。即使在那样的情况下,江青还要每天写情书,然后让当时还是小孩子的邓宛生亲自送出去。江青说,这是她的最爱。

解放以后,江青多次委托有关人员寻找邓氏一家,表示要“知恩图报”。但都被邓老太太谢绝。尤其在文革中,卓家无论受到怎样迫害,他们全家也绝口不提此事,故意“失忆”,这才避免被灭口。

卓见到北大荒农场下乡以后,因为对于艺术的执着,通过考试被宁夏歌舞团看中,后又想方设法回到哈尔滨父母身边,最终随父母回到香港。如今卓见是享誉欧洲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她妹妹卓力是英国有名的油画家。

她们姐妹多次为老父亲卓明理先生的生日举办音乐会,卓老先生和卓夫人邓老太太也乐此不疲。怎知天命不可违,历尽坎坷的卓老先生终于离她们而去。

愿卓明理老先生在九天安息!

【1】  郁家网站编者注:邓稼先先生与邓宛生阿姨是堂兄妹,而非兄妹。
【2】  郁家网站编者注:邓宛生阿姨的姐姐鄧繹生又名方瑞,是曹禺先生的第二位夫人。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