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永远的俄罗斯音乐情结

王缉志

我定居美国的表妹 Belen 和她先生这两天来北京旅游,前天晚上我带他们去基辅罗斯餐厅感受一下前苏联歌曲的氛围,顺便拍了一点录像放在网上。老友啸宙留言问我有没有与之相配的博文,于是我就把下面这段几年前写的博文拷贝过来:

还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我所在的广州市解放了。随后,我们经常看苏联电影,唱苏联歌曲,例如“小路”、“苏丽柯”、“快乐的风”等苏联歌曲,常挂在嘴边。那时候,保尔柯察金这样的英雄人物激励着我们,无脚飞将军的故事是大家学习的榜样。电影“幸福的生活”、“三个坦克战士”、“攻克柏林”、“夏伯阳”等许多苏联电影,都对我的青年时代产生了极重要的影响。

在苏联电影中,手风琴就是一个常见的乐器,无论是描写战争还是爱情,都少不了手风琴伴奏的歌曲。我从小学钢琴,但是由于受苏联电影的影响,内心却对手风琴非常向往。因此进了大学之后,在家里的支持下,开始学习手风琴,并且加入了北大的手风琴队,最后成为一名业余手风琴手。自从会拉琴之后,苏联以及俄罗斯的曲子自然拉了很多很多,例如我练得相当熟练的“黑龙江的波浪”、“斯拉夫女人的告别”(又名“古老的出征”)等等,还有和手风琴队队友一起合奏的“小苹果”等。去年二次大战胜利60周年纪念的时候,在莫斯科红场的阅兵式上,演奏的军乐曲之一就是这首“古老的出征”。

我记得一次俄罗斯代表团来北大访问,我和同学一起演奏了“小苹果”,代表团中的一位妇女非常欣赏。还有一次和苏联青年代表团联欢,因为我是拉琴的,最后很多苏联的女孩子都跑来特地给我留下联系地址。

由于练习过很多苏联手风琴曲,对于俄罗斯民歌的和声自然就比较熟悉了,我非常喜欢他们歌曲中大小调之间转换的那种感觉。例如“丰收之歌”的第一小节的“1373”,前两拍是1的大三和弦,后两拍就一下转为3的属七和弦,真的很美妙。我从小就听人说,俄罗斯音乐在全世界都非常有名,这真一点不假。

北京公主坟附近有一家基辅罗斯餐厅,我早就听说它那里有一支由乌克兰专业歌手组成的演出队,在席间为就餐者演唱。今年春节后不久,我和冶金部自动化所原文艺宣传队的朋友们一起到那里吃了一顿西餐,席间乌克兰的歌唱家们演唱了我们这代人熟悉的很多前苏联歌曲,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有的歌曲他们还穿上苏军服装演唱,那种极为浓烈的俄罗斯民歌风味,是别的地方感受不到的。我们平时在一些晚会上,偶尔也能听到一些国内的歌唱家演唱前苏联歌曲,但是我总觉得水平不行,一般国内演员的演唱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半音唱不准,这是演员自身的素质问题,另一个就是伴奏的和声配得根本不是俄罗斯的和声,是用中国歌曲的配和声方法配的,那种俄罗斯味道被国内演员一表演就丢了80%。


最近,我弟弟缉宪来北京开会,会后留在这里几天看病,我请他去基辅餐厅,由于第二天他要回香港,日期已经不可能推迟,而基辅餐厅又必须事先预订座位,无奈,我们只订到了当晚最后一号,坐在餐厅进门后的第一桌,离餐厅中心位置比较远。这次是我第二次来这个餐厅,由于位置太靠边,听演唱的效果就差了很多,其中偶尔只有几首独唱是来到我们餐桌旁唱的。我觉得不过瘾,决定我们自己来点歌(点一首歌要多付50元)。我问缉宪想听什么歌曲,他说有一首苏联歌曲内容类似“军港之夜”,我和夫人都立刻想到了“海港之夜”,我们哼了一下曲调,他说不是这首,后来我忽然想到他说的可能是“灯光”,我就哼了一下曲调,他说就是这首,于是我们对餐厅服务员点了这首。在我们等待的时候,缉宪提出疑问说,我们只说了歌名,他会唱我们期待听的那首歌吗?会不会有重名的?我说应该不会,既然服务员没有问什么,估计以前点过的人也一定很多。一会儿,一位身材魁梧,穿着海军服装的男演员站在我们面前,当手风琴拉起前奏之后,我和缉宪都露出会心的微笑:这正是我们想要听的。他一共唱满了四段歌词,唱的是原文,我们听不懂,但是那种感受真的是无法形容的,我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位手风琴手,使用的是巴阳琴,声音非常优美清脆,和声极其地道。我不知道他加在间奏中的花样是即兴发挥的还是谱子中原来就有的,总之音乐中的俄罗斯音乐独有的地方风味令我如痴如醉。

随后,我们又点了一首“纺织姑娘”,我们鼓励我夫人上去和那位乌克兰女演员一起唱。我夫人站在她旁边,但是显然我夫人对曲子的旋律好像缺乏自信,两个人之间互相等待对方先开口,我理解那位演员是想唱低声部,但是到了关键的句子,我夫人却不张嘴唱那句高声部的曲调,我在下面着急也使不上劲,结果没有唱好,很遗憾。说明我夫人还是对这曲子不够熟悉,关键时刻“掉链子”。

在基辅餐厅用餐的时候,我看见来的客人多数是中年以上的,我在想,也许其中有过去留苏的学生,也许……。甚至我在想,也许哪天我会在这里遇到我过去的老朋友。

我只会演奏普通的手风琴,巴阳琴不会,我过去就知道,巴阳琴的右手键盘设计得很科学。之所以说它科学,是因为当你学会弹奏一首曲子之后,如果需要换另一个调演奏,右手的指法不必改变,只要把手的位置上下移动一个距离就可以了。而普通的黑白钢琴式的键盘,如果你原来演奏的是F调,现在要临时改为降E调,那么指法几乎全都不同了,就是说,原来你可能把F调的该曲弹得很熟练,换了降E调之后一下子就几乎不会了。这次和弟弟的聚会,使我产生了学习巴阳琴的欲望。不过,只能想想而已,买架新的巴阳琴,大概要15万元以上,去借也不太现实。如果我现在真的有15万的闲钱,也可能先去换辆新车了。

虽然不会真的去学巴阳琴,但是,我还要去基辅餐厅,这是一定的。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