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Links of
Interest


郁達夫文集
(夢遠書城 )
郁郁乎文 (郁達夫專題網站)
郁達夫文集
(資源網)
余上沅誕辰
120周年
郁風小小畫集 (人民網)
黃苗子 - 行走在藝術世界裏的票友 (人民網)
悼念郁風
(中國美術館)
隨風而逝 -
悼念郁風先生
(人民網)
葉淺予百年誕辰(浙江在線)
郁彬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森林里的红衣

—— 一张贺年片
郁 风

新年快到了,北京最近下过一场大雪。在海外,人们用棉花当作白雪装饰着极树,孩子们只能从贺年片上才见到银白的雪野,美丽的枞树林和矮矮的小木屋,还有那鹿拉的雪撬。但是在中国的最北方,到处都有这样的雪景。说实在的,那里的生活现实,远远比那古老的童话中的想象要丰富得多;而且不断出现的奇迹,比一篇童话所能编造的更出人意外。

就在三个月以前,我到过了那样的地方。让我简略地描画一下我印象中的森林新风景的片断,权且当作送给海外朋友们的一张贺年片吧!

那是在黑龙江省的小兴安岭,我去的时候连秋天还没有到来,当然没有坐过雪撬;但是舒适的森林小火车,却把我们一直送到原始森林里。小火车比大火车开得慢,正好让车窗外的画面缓缓摇过去,一路上的林山林海,把我们带进了蓝色的梦幻般的境地。远处,一层层浓淡相间的黛色山岭,山脚隐没在一片起伏的林海树梢里;而近处,一丛丛的灌木林,或者一片片的桦林,有时突出一两株冷杉、落叶松、鱼鳞松,也有枞树和雪松。在茂密的绿色草丛间,有一簇簇白色、紫色、蓝色的野花。蝴蝶成群地飞舞,好像追逐着小火车,要和它赛跑,一路上除了蝴蝶没有看见别的生物,可是据说在三年前,这里却出没着熊、梅花鹿和野猪群。这大片草地原来是没有人到过的原始森林,现在经过采伐后,森林小铁道更深入地铺到新的采伐场去,铁道两边就只剩下草地、砍过的大树桩、野花和蝴蝶了。

火车停下来了。这儿有一排白墙黑瓦的工房,碧清的溪水从绿林里淌出来绕着工房流过。如果没有拖拉机开动的轰鸣,没有放倒大树时采伐工人的吆喝声,没有那在高高的吊车下面把十几米长的原木材装上小火车紧张的劳动节奏,我真以为是到了我江南的家乡!我坐在那粗大的树干上,心中泛着浮想:这些大树曾在这小兴安岭上过了多少岁月!但是现在我眼看着它们被整齐地安放在车架上,一列一列开向南方。谁知道我坐过的这一根会运到哪里?它也许将会变成一扇门帽,被安置在一所戏院的门口;也许变成小学校课堂里的桌椅;也许竟会到我的家乡,成为新建发电厂的窗户·…..祖国正是这样一个整体,她的无限丰富的资源,她的一草一木,她的每一个忠实儿女的劳动,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都同样在为她的更加光辉的未来贡献出一切。


陪我们同去的当地文工团的一个姑娘告诉我说,去年她第一次来到这个采伐场,好奇心吸引她想走进那边高蔽天日的原始森林里去。当她踏着松软的长年的落叶,一步步深入的时候,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叫住她,原来是一位不相识的采伐工人追上来,递给她一件鲜红色的短袄,对她说:“姑娘!可不要走远啦,穿上这件衣服吧,要是你迷了路,到吃饭的时候,我们也好容易找见你!”从此,她就老爱找机会上这儿来。每次来都记得穿一件红衣服。她已经和这儿的工人们很熟悉,当他们坐在大树干上休息的时候,她就为他们唱歌。一一这不过是无数动人故事中的一段平凡的情节。新的生活正是建立在人与人的相互关怀上面的。

傍晚,我们回到了招待所,这儿是管理着六个采伐场和一个贮木场、农场、苗圃、木材综合加工厂、发电厂……的森林工业新青分局所在地。这儿每年无霜期只有三个月,最低温度是摄氏零下三十八度,最厚的雪有七十公分。三年前这儿还是一片沼泽地,看上去是草,但脚踩下去就陷于烂泥水中。成千成万密密麻麻的蚊虫围绕着脖子和脸,还有吸血的牛虻。没有铁路,没有其他交通工具,没有房子,也没有居民。从1957年开始派来森林调查队,派来一些部队转业的指战员,1958年、1959年陆续从全国各地来了支援的工人,就这样他们开始了开发工作。直到现在,连全部家属和小孩在内,他们也只有一万五千人,但是他们已经初步征服了这没有人到过的二十八万多公顷的山岭,唤醒了几百个世纪昏迷不醒的森林。他们给这块地方取了名字叫——新青,真是又新又青。这儿将要发展成为一座城市,现在它已经有两条十字形的马路,有几座楼房,那是百货公司、银行和邮电局、戏院,还有一些白墙红瓦蓝窗的平房,那是小学校、托儿所、医院。我们住的招待所就在小学校对面,房间里有地毯和沙发,谁也没想到来到森林里还能睡在钢丝床上。像这样新建的小城市,在黑龙江省有不少。

如今,森林里该是盖满了冰雪,小兴安岭上已经成为银色世界了。冬天是伐木最活跃的季节,那些躺下来的大树无须坐上小火车,它们自己就会顺着冰道溜下山来;伐木工人们坐在上面,比圣诞老人的雪撬要快得多。我闭上眼睛就可以将三个月前的森林风景变幻为无数美丽的雪景,而这样的奇异的画面构图,是一般贺年片上的雪景所不会有的。譬如远远的一层层的山岭,四四方方整齐厚实的林带蜿蜒在山岭上。那是按照最新的采伐规则,每隔一百米留下一条林带,它们将被保留到六十年,直到幼林培育完成的时候。这样,森林财富将循环生长,永远也砍伐不尽了。看呀,这被保留的原始林带,远看像切下来的一方方的蛋糕,而厚厚的白雪恰恰像浇上一层纯净的奶油。而太阳从云层里放射出五彩的光芒,我似乎昕到了节日的钟声。

朋友,这就是我的贺年片。它给你带来祖国美好的消息一一祝你新年快乐!

1961年12月·北京





 


   和我們聯系:   WebMaster@YuFamily.org 
    Contact Us:   WebMaster@YuFamily.org